美媒揭秘匿名者黑客组织:面具后面是谁

  关于这个团体最值得注意的一件事就是它根本不是一个“团体”。它没有领导者没有成员也没有责任。没有一个人为“匿名者”代言也没有一个协调会来起草宣言。但我们可以知晓的是从外部看来结果是十分混乱的这个团体的许多“新闻稿”谁都可以写成员发起的疯狂计划马上又会被其他人压下去。曾有一个“匿名人”发起“惊醒运动”比如“都在3月9日醒来知道世界是一个整体在3月9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同在一个星球上。”这个想法最后烟消云散。

  甚至在今天这个团体还没有自己的网站、推特账号或聊天室。“匿名者”内部完全不同的各个小团体并不总是能和平共处。那些为了好玩才加入团体的人和那些把这个团体的无形力量作为进步和自由的推动力的人们总是互相攻击。

  “匿名者”是从“4频道”网站4chan.com的泥沼中崛起的这个什么图片都能上的网站抛弃了大多数网络论坛上传统的用户制度。与此相反所有上传图片的人都被标记为“匿名者”重要的是这个用户上传的内容而不是这个用户本身。虽然“4频道”的做法无非获得了一些并无大碍的随意性但它现在还是无所不在的网络用语“大笑猫”LOLCats和“瑞克摇摆”Rickrolling的出生地他们有些活动玩的有些过火了。

  聚集在“4频道”上臭名昭著的“/b/版”——论坛上过滤最少的板块——一开始互相做恶作剧或骚扰进而自我组织起来成为网站以外的力量这个力量逐渐开始使用“匿名者”作为称号最后使之成为自己独有的名称。到2008年“匿名者”已经树立了强烈的自我感。在行动中“匿名者”就像在通信系统一样遵循一个简单的模式谁都可以提出任何事。评价成功与否的标准是其他“匿名人”是否加入。想攻击卡扎菲的网站么想拿下万事达的网站么想消灭儿童色情天堂么说出来就动手做吧。结果就是出现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行动”针对的人从瑞典政府到右翼亿万富翁戴维·科赫David Koch和查理·科赫Charles Koch再到战略咨询公司特拉福Stratfor无所不包。

  这些各种各样的行动可能看起来很可笑有些也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如果有人捅了“匿名者”的马蜂窝那么惹事的人通常会发现自己被蛰得体无完肤只能求饶。比如说在一些支付系统停止处理对维基泄密WikiLeaks的捐款后“匿名者”攻击并淹没了贝宝PayPal、万事达MasterCard、维萨Visa和瑞士邮政银行PostFinance。2010年一个备受争议的英国反盗版律师的网站被搞下线了他的邮件被窃取后公之于众这件事最终导致这个律师破产最近又受到专业制裁。更近一些的例子是1月19日这个团体拿下了FBI和美国司法部的网站报复美国政府关闭文件上传网站“宏载”MegaUpload并逮捕其创始人。恶作剧者正逐步变成“黑客义者”他们的目标名单人数也正在增加。

  最著名的事件是2011年初在网络安全公司HBGary Federal的首席执行官阿龙·巴尔Aaron Barr宣布他马上就要向FBI公布“匿名者”最高“领导人”的信息后公司的网站遭到一小批“匿名人”的入侵。这次报复性攻击非常成功取得了公司网站的控制权侵入了公司邮件服务器和巴尔的推特账户“匿名者”向全世界公布了公司的绝密安保工作文件。这个小小的网络报复收获了不可预料的成果巴尔也参与了监视工会和攻击“危机泄密”的计划另外还有其他一些事。这个冒险故事的结局是巴尔被辞退公司被关闭。

  这些戏剧性的“功绩”还有他们引发的大量媒体报道激励“匿名者”对一些政治上强大的东西下手。这些都被仔细地归纳为五句话印在“匿名者”号召卡上

  我们是匿名者

  我们人数众多

  我们不会原谅

  我们不会忘记

  新华网北京2月7日电记者林杉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期刊文题为《面具后面那个人是谁》。文章介绍了近年来活跃于互联网上的黑客团体“匿名者”该团体的性质和以往行动以及欧美政府如何应对这一团体带来的挑战。文章内容如下

  第一部分

  由于混合了正义的愤怒和肆无忌惮的戏谑黑客团体“匿名者”Anonymous正在浮出水面成为国际政治中令人惊叹的潜在参与者。但是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呢政府又应该怎样应对呢

  这个团体受到北约的谴责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盯上了还被一些社论文章大加挞伐。从美国银行到索尼从美国司法部到埃及政府这些攻击目标都感受到了他们的愤怒。他们的标志出现在各种场合从埃及街头到占领华尔街运动再到波兰议会。“匿名者”起源于通常只关注于卡通和网上视频的网络论坛但这个由黑客和恶作剧者组成的无定型的团体正在成为国际政治中令人惊叹的潜在参与者。但是为了理解推动它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回顾《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和“阿拉伯之春”出现之前的时代思考一下“快速体验者”Agent Pubeit的奇怪故事。

  2009年1月14日一个18岁的年轻人赤裸上身从纽约地铁出来徒步穿过时报广场前往西46街的 “山达基教”Scientology中心。这个人很快就要成为“匿名者”运动的脸面以及布满毛发的胸部。他的皮肤看起来比较光滑但这不是光线的问题“快速体验者”身上涂满了凡士林。脚趾甲和一大堆——用优雅的方式说——头发以外的毛发都被精妙地粘在他的后背、胸部和胳膊上。

  整个效果看起来很猥琐但一些数量不明的“匿名人”说“山达基教”就是这个样子。在一开始“匿名者”曾用色情物品和送披萨“轰炸”一个加利福尼亚学生教训他成立“无粗话俱乐部”但是它现在已经不满足于这种恶作剧了它把“山达基教”当做敌人从中为这个团体的古怪做法找到了道德上的理由。“匿名人”声称这个教派实质上是危险的邪教给成员洗脑并且获取大量钱财而且它的免税资格应该取消。

   整个2008年“匿名者”的网上活动引发了全球范围内反“山达基教”的线下示威在这些活动中“匿名人”们大多数是年轻男性都打起标语带上了他们标志性的来自电影《V字仇杀队》V for Vendetta的盖·福克斯Guy Fawkes面具。其他“匿名人”则用数据攻击“山达基教”的网站迫使其关闭了几天。

  但是什么东西都不能使“山达基教”准备好应对“快速体验者”他走进46号楼按《纽约每日新闻》的说法用他古怪的武器——凡士林“亵渎”“山达基教”。“快速体验者”用他油腻的身体接触任何能接触东西然后走出大厅消失在“匿名者”中。一个“匿名人”带着摄像机跟着他穿过市中心录下了他的“功勋”并上传到YouTube。这个视频被观看了16.4万次。

  针对“山达基教”的更广范围的活动第一次为“匿名者”赢得了主流媒体的关注但却是“快速体验者”的行动完美地体现了这个团体精神分裂般地把道义和恶作剧结合在一起的特性。在积极反对审查和压制、网络治安、痛快的网络犯罪和恶作剧之间“匿名者”定期地转换主题——越愤怒越好。举个例子当福克斯新闻主播比尔·奥莱利Bill O’Reilly2008年对“匿名者”表示愤怒后这个团体黑了他的网站作为抗议但是争论并为就此停止。FBI根据《信息自由法》公布的文件显示一些“匿名人”忍不住用在这次攻击中偷来的信用卡给主持人的一位女粉丝发去了“阴茎增大”产品他们之后给这位女士的电通讯簿上的每个人都发送了色情照片。

  责任编辑袁志丽

保障安全人人有责

信息技术外包服务甚至广义上的商业交易所面临的最大障碍是信任关系要建立信任关系不能靠吃饭喝酒送礼更不能相信口头承诺要使双方认可各自在合作中的权利和职责需要遵循国际通用的服务标准和最佳实践惯例签署合约。http://w3.isvoc.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