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微博旁,想象新媒体

未来的新媒体应该是这个样子——最广博的内容、最个性化的定制,以及大量及时的互动。那还缺点儿什么呢?

不久前看到一条微博:“相对比较年轻的社会化媒体—微博,突然彰显出了它巨大的潜力。例如,在我们统计的有关丰田召回事件的网络讨论中,新浪微博几乎贡献了40%的讨论量,领先于其他媒体平台。”

在每天数以千万计的微博更新中,这一条对我的触动非常大。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微博在极短的时间里迅速成为互联网的明星,肯定做对了一些事情,迎合了某种大的趋势。

所谓的局限性,就是在于我们总是习惯于用既有的思路去看待新事物的发展。电力刚出现的时候,有人专门研究怎样把电力传动到石磨上,代替毛驴一圈一圈地推磨。回顾一下我们曾经设想的所谓传统媒体互联网化的路径,我们也做了很多电力推磨的事情——例如我们曾经以为把报纸杂志的文章贴到互联网上就可以继续卖广告挣钱,曾经以为每个人都在网络上写博客就是革命的开始。

当下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互联网对于传统媒体的冲击,这个时候适时反思一下微博的特点,或许有助于我们在心中勾勒一下未来新媒体的模糊轮廓。

微博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内容多样化和个性化的矛盾统一。相对于传统的写作和传播,微博做了3个简单却又根本性的改变——对于字数的限定、关注和转发。现在这个社会有能力写作和阅读大段文章的人都越来越少,对字数的限制大大降低了写作和阅读的门槛,也使得数量日趋庞大的移动终端成为微博创作和阅读的重要终端。而转发功能的出现,使得哪怕一个字都不写的人,也可以成为微博内容的创作者。相对于博客的温吞状态,微博做出的这一关键改变,使自己一下就冲破了爆发的瓶颈,驶入快车道。因为创作的内容足够多,所以微博的内容覆盖几乎无所不在,内容的速度和广度超过史上任何投资巨大的媒体机构。而关注功能反过来又是对于这些巨量碎片化内容的个性化订阅,相比传统媒体它更加精准,更加聚焦。正如MP3出现后 的口号一样——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支歌去购买整盘CD?有了海量的内容,可以进行最精细的个性化定制,而且还是免费的,这样的媒体谁会拒绝呢?

而内容的爆发,又带来互动强度和及时性的根本性提高,形成良性循环。互联网最早被认识到的宝贵特质就是它的高互动性。但是很久以来,互动强度一直受制于内容制造的速度。随着网络效应的展现,微博上的人越多,创造的内容就越多,互动的话题就越多,互动强度就越强。几乎可以达到每一次刷屏都会看到新的内容、新的评论以及新的粉丝,这对于读者的黏性和吸引几乎是不可抗拒的。

可以预料,微博以及后续的新媒体将从根本上改变这个社会。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人类最高效的沟通方式就是语言,而精力和记忆力的极限决定了我们能够维持的社交圈子的极限。早在1992年英国人类学家罗宾·邓巴就计算过,包括高中时代的朋友和你想再见到的人在内,一个人所能维持的社交圈子大约在150人左右。而互联网的出现,大大提高了沟通的效率和存放沟通历史的能力,因而可以把社交圈子大大扩展。有好事者测算,可以达到700人甚至更多。这其实是一种新的介乎于熟人和陌生人之间的社交状态——有基本的了解,也可以迅速联系,但是可能永远都不会见面。

但这就是新媒体未来的样子吗?还很难说,不久前谷歌(Google) CEO施密特在阿布扎比的演讲中提到,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深度阅读已经逐步消失,随之而来的就将是人类深度思考能力的退化,值得担忧。

或许,新媒体还是需要一块能够展开的深入内容?

微薄可能是未来几年互联网的趋势。。但是施密特也说的很对,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深度阅读已经逐步消失,随之而来的就将是人类深度思考能力的退化,值得担忧。

微博等东西有一些前所未有的影响:

1 打破了学者垄断知识。垄断知识是学者的衣食所在,会无意地甚至体制化地把核心知识用复杂晦涩的语言来表达,这就带来了实质上的受众不平等,有钱人可以花钱让学者给他用plain language讲,有头脑的人自然也能看懂,可是大批需要知识又不那么有钱的人,就处于知识不对称状态了。

所以,这种反精英的趋势带来的是精英层的人的比例上升,或者说“人民的整体素质提高了”。

2 当然也打破了信息封锁和垄断,信息相对更准确。

3 由于plain language和真实信息的出现,让人们了解世界的能力提高,效率大大提高。比如普通人谁会花很多时间去读《资本论》?即使能看懂,如果每个人都花上一个月读一遍才学到那些内容,效率很低;依靠某一类学者的解读,很容易被误导和欺骗;有了一些聪明人愿意用简明的语言从多方面来阐述《资本论》,读者可以用较小代价获得较全面和准确的知识。

以上几点对于能促进竞争的市场经济有所助益,对于社会形态和政治生活等都会带来巨大影响,例如说互联网基础上的直接选举而非代议制民主已经是政治学上的热门话题。但带来了新问题,就是海量信息的冲击,虽然有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在海中,可是怎么发现他们呢?技术手段如搜索引擎等当然有用,不过用人的参与来梳理、让信息条理化,甚至指明了方向从而引导出更深入和高质量的信息,就更加重要。这些梳理、条理化的人是谁?其实就是媒体从业者。

新媒体的冲击更加凸显媒体从业者的重要,受众的时间和精力有限,这和信息爆炸是基本矛盾,因此organized information才是信息,其他的信息就是信息垃圾,这个基本矛盾会越发突出,因此也就越发凸显organizer的重要,媒体人的作用才越大。

现在的一些纠结可能是传统的习惯手法面对新手法时的不适应,更主要是媒体人的作用有些变化:媒体人以前自己是信息的传播者,现在是大众都可以传播了不必依靠单依靠记者和编辑,但是媒体人依然控制的是渠道,更主要是并决定什么样的有质量的信息才能进入这个渠道,特别是对这些海量信息进行组织。更深一步是对有组织的信息进行内在关联分析,这是更进一步的信息发掘和事实揭示。通过mindmap(二维信息关联)和美军的战争墙(三维信息关联)等信息工具这些已经实现,但是核心依然是人的参与和智能。

施密特说的深度阅读的问题,我是不以为然的。人们不深度阅读是因为书籍太多,哪一本书值得人们深入阅读呢?找到值得深度阅读的书籍的成本实际上太高,加上还有信息误导和欺骗就更不愿意深度阅读。但是通过比较自由和开放的媒体与沟通,人们会发现那些不那么为人所知但实际上极其重要、极有价值的书籍,从而开始深度阅读。互动工具提供了更多高质量的推荐,人们也才有可能进行更多的深度阅读。

类似书籍的还有电影,如《燃情岁月》我现在会重复地仔细看,但是之前我有盘不看,因为各种影评讲的都是什么兄弟们爱上同一个女人的俗套故事。是后来看到有人讲该片展示的是人的自由意志和体制的矛盾,我才认真看,从而找到了我的快乐。讲这个话的人,降低了我的寻找成本,他能讲则是得益于好的媒体工具平台。

胡兄所言极是,关于电影,我也很有同感。日前在飞机上看《加勒比海盗》,和第一次看感觉大不一样。

很喜欢这个杂志

微博,说说而已。

其实仔细回想,QQ签名、博客或空间的心情等,应该可以算是最早的微博了

信息安全技术

许多高等院校和社会团体都积极推动并参与到信息网络安全人才建设的培养工作,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如今我国信息安全教育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人才培训体系已经初步建立。http://www.isvoc.com/index.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