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干预经济观念重新复兴

The Economist《经济学人》 2010年8月5日

国家干涉个体行业和公司能够促进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岗位的观点正日益抬头。比如,法国鼓励玩具制造业和视频分享网站;柏林到布鲁塞尔等欧洲城市也都要求国家调控的工业政策回归;日本政府通过加深商业与国家的联系抑制外国竞争者;在美国,通用和华尔街及它们的大老板奥巴马都已经背弃了放任的经济政策。

尽管富裕国家经济增长缓慢是国家干预经济和商业的合理借口,但其他因素也在起作用。一些有影响力的大公司陷入财政泡沫后,迫切需要支持制造业的国家政策,而政府救援和经济刺激计划让国家重新习惯于干涉经济。西方政治家必须正视巴西、印度以及中国这样新型国家的影响力,这些国家的政府在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全球30个大公司中,9个位于新兴市场,而且国家是它们的最大股东。

上一次国家干涉经济政策流行时,西方畏惧日本及其高速增长,现在它们则畏惧中国及其国家资本。但是由于全球化和信息化经济的增长,新观念比过去以更快的速度推入市场,而创造绿色工作岗位的竞争就是国家干预经济的最典型例证。在中国和美国领导下,支持绿色科技迅速成为最大的国家干预经济事件。

确保未来工作的最明智方式共有三种,一是改善商业环境,打造更灵活的劳动力市场、更简单的税收体系以及更有效的破产程序;二是政府应该投资于那些支持革新的基础设施,比如现代化电网、基础研究以及大学教育;三是不应该由政府挑选经济获胜者,政府应该鼓励这些获胜者勇于现身。现在富裕世界有一个明智的选择: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或者坐视国家这个庞然大物成长为真正的怪物。

信息安全指导委员会

安全是一项持续的过程,公司还需定期举行各类安全意识培训,以便能及时将最新的安全威胁和应对方法告知员工。更多内容请见安全教育方案:http://www.isvoc.com/information-security-awareness-solutions.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